> 详情

美国的“鸦片危机”

来源:国家安全部微信公众号  2024-02-02 09:40:37

看过美剧《破产姐妹》的朋友都知道,片中主角毫不掩饰对毒品的喜爱,不论是老是少,都喜欢来块“大麻蛋糕”或“海洛因棒棒糖”。

海洛因、大麻等被大部分国家明令禁止的物质,在这部剧中却成了“时尚单品”。

1.png

美剧《破产姐妹》片段

不必惊讶,这不是夸张或杜撰,而是美国社会活生生、血淋淋的现状。

在今天的美国,海洛因、冰毒这些原始的毒品早已不流行了,走在毒品“潮流前沿”的是一种叫做芬太尼的新型药物。

根据数据统计,2022年2月至2023年2月,就有约7.6万美国人死于芬太尼,相当于“每天坠毁一架波音737客机”。

害惨美国4代人。

本是镇痛良药的芬太尼为何变成害人的毒品?这得从30年前说起。

芬太尼,是一种阿片类止痛药,镇痛效力极好,是海洛因的50倍,通常被用作术前麻醉或术后镇痛。

但也因其麻醉效力极强,仅0.02克便能杀死一个成年人。

上世纪90年代,普渡制药等美国大药企为了多卖药,给美政府官员和医院医生疯狂塞钱,把“奥施康定”等阿片类止痛药忽悠成没有副作用的“止痛仙丹”。

2.jpg

美国“普渡制药”公司

不懂“是药三分毒”的美国人信以为真,有事儿没事儿就来两片药。

“嗑药”甚至成了潮流,许多青少年从爸妈药盒里偷药,在派对上狂吃止痛药寻找快感。

就这样,1997-2007年的10年间,约20万美国人死于狂吃止痛药。

眼看嗑药致死情况日益严重,奥巴马政府开始严管止痛药。

然而已染上“嗑药瘾”的美国人又盯上了毒品海洛因,美国海洛因致死人数因此暴涨。

美国疾控中心称,2010-2014年,美国白人、非洲裔和拉美裔的海洛因致死率飙升了267%、213%和137%。

2011年首播的《破产姐妹》正是赶上了这波“海洛因毒潮”。

有需求就有商机。2013年前后,美国和墨西哥的毒贩想到了更妙的方法。他们在制作海洛因等毒品、假止痛药等药品时掺入芬太尼,使毒品和假药更便宜、更“带劲”。

大量不知情的美国人就这样陷入“芬太尼毒瘾”,因摄入过量芬太尼而死。

据美媒报道,2014-2019年的5年里,美国圣地亚哥的芬太尼致死率飙升了787%。

于是,“嗑药潮流”彻底演变为“鸦片危机”,过去的30年里,4代美国人被拖入了毒品的深渊。

美国政府难辞其咎。

橘生淮南则为橘,生于淮北则为枳。好端端的原料,在中国能做药,怎么到了美国只能制毒呢?

这都是因为美国政府管控不力。

美国政客收了药企的好处费,不积极解决问题。

据英国《卫报》报道,2010-2017年,美国止痛药行业投入25亿美元“资助”了90%以上的国会议员。

美国两党内斗严重,将芬太尼当作“党争武器”。

共和党骂民主党“对墨西哥软弱”“边境政策大错特错”,导致墨西哥毒品在美泛滥。民主党则骂共和党“不配合拜登政府的政策”。

2019年1月,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官员展示在美墨边境查获的芬太尼和冰毒。

3.jpg 

美国政府反应迟钝、颠倒黑白。

先有特朗普责怪“中国卖给美国太多芬太尼”,后有拜登责怪“中国生产太多芬太尼原料”。

他们早知道“墨西哥贩毒集团才是最大威胁”,但仍将矛头对准中国,不仅多次借口芬太尼起诉中国公司,甚至制裁了中国国家毒品实验室。(另见本号文章《美国嗑了太多的芬太尼 ,才能做出如此荒唐的事》

然而,中国对芬太尼类药品的管控非常严格,合法厂家生产的芬太尼类药品从未被发现流入美国。

中国一直对毒品持“零容忍”态度,采取最严格的管控和最严厉的处罚,且始终本着人道主义和负责任的态度,协助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各国应对芬太尼类物质滥用问题。

最近,被毒品问题火烧眉毛的拜登政府终于有所醒悟,借着中美关系改善的契机,积极寻求同中国加强在禁毒领域的合作,也解除了对中国国家毒品实验室的制裁。

1月30日,中美禁毒合作工作组在北京举行了首次联席会议,释放出了双方沟通与合作的积极信号。

这些努力,对缓解美国的“鸦片危机”固然有效,但美国的病根在其体制、在其政府,只有敢于正视问题、敢于刮骨疗毒,这病才能真正好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