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 详情

留给她的时间已经不多了

来源:国家安全部微信公众号  2024-01-24 11:22:15

当地时间1月21日,美国佛罗里达州州长罗恩·德桑蒂斯发表声明,宣布正式退出2024年总统竞选,并向特朗普表达支持。

德桑蒂斯退选后,共和党仅剩特朗普和黑利两位参选者。

去年5月,德桑蒂斯宣布参选,以“佛罗里达蓝图”为治国设想,凭着高学历、硬履历和更年轻的形象,引得一众金主青睐,一度被视作对特朗普最具威胁的党内挑战者。

特朗普甚至气急败坏地把他称作“拙劣的模仿者”。

1.png

2023年1月3日,德桑蒂斯在佛罗里达州州长就职仪式上发表演讲。

但是,随着党内选战的展开,德桑蒂斯对特朗普的威胁越来越小。在前不久刚结束的艾奥瓦州党内初选中,特朗普以51%的得票率遥遥领先,而德桑蒂斯仅有约21%的得票率。

意气风发不再,囊中更加羞涩。

在“一切向钱看”的美式选举中,德桑蒂斯的失败早有先兆。

早在去年12月,就有多家选举咨询公司预测德桑蒂斯的资金将很快用完。

即将到来的新罕布什尔州初选,德桑蒂斯民调支持率不足6%,直接原因是去年11月以来他就已经没钱在这个州投广告了。

而他的竞选团队更是早早就开始裁员……

但归根结底,德桑蒂斯的退选还是因为没有在竞选活动中表现出足够的竞争力,没有拿出使人信服的治国方略。

他想把自己打造成一个“没有缺点的特朗普”,但在模仿特朗普的“MAGA”(让美国再次伟大)叙事中却泯然众人。

这种能力的缺失在美国新一代政治精英中已成普遍现象,“后继无人”也为拜登、特朗普这样的“老干部”提供了“政治长青”的客观环境。

黑利翻盘不易。

很多人将23号举行的新罕布什尔州共和党初选定义为黑利的“生死战”。

2.jpg

2018年9月5日,时任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妮基·黑利(左)在位于纽约的联合国总部主持安理会会议。

在该州,黑利已投入超2200万美元的竞选广告,与特朗普的民调差距较小,如果翻盘获胜或许可以掀起一波“反攻”。

而且黑利背后的金主已经下了最后通牒,若在新罕布什尔延续惨败,那么她也将面临撤资的绝境。

但想翻盘,谈何容易。

特朗普多个指标明显领先:党内支持率领先黑利十多个百分点;拥有25名参议员、117名众议员和9名州长的公开背书,而黑莉这三项数据则分别是0、1、2。

近期,退选的德桑蒂斯、拉马斯瓦米、哈钦森带着各自的选民向特朗普“投诚”,使得黑利的竞选对手变得越来越强大……

兜兜转转,热闹了近一年时间,但最终代表共和党竞逐总统宝座的,极有可能还是特朗普!(另见本号文章《遥遥领先...驴象终极对决又会是这俩老头儿?》

不仅如此,在拜登执政满意度近期达到历史新低的背景下,明年此时,特朗普真的有可能重返白宫!

影响美国,撼动世界。

德桑蒂斯退选的消息,不仅影响美国,还在撼动世界。

特别是一些欧洲国家,他们担心特朗普回归将再次推行“美国优先”,将所谓的盟友、伙伴丢到脑后。

有分析认为,特朗普上台后可能对有损美国利益的国家无差别地征收高额关税,以割让领土为代价逼着乌克兰向俄罗斯求和,不但再次推卸美国应对气候变化所承担的责任,甚至还可能退出北约……

在这种全球性“恐特”情绪的裹挟下,不少人已经开始做准备工作和心理建设了。

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本周表示,特朗普第一任期的“有毒遗产”让跨大西洋关系再也无法恢复到以前那么好,而他的回归将对欧洲构成更大“威胁”。

比利时今年1至6月担任欧盟理事会轮值主席国,首相德克罗在欧洲议会的一次演讲上表示:“如果欧洲再次面对‘美国优先’,需要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强大、更有主权、更自力更生。”

法国总统马克龙倒很淡然,称将“接受人们选出的任何领导人并尝试与之打交道”。但他也不忘提醒欧洲正面临的危机:“美国是一个重要的盟友,但也是一个正在经历危机的民主国家,我们所有欧洲人都需要对此保持清醒。”

的确,自诩为“民主范本”的美国,正站在命运选择的十字路口。只不过每条前路看起来都不怎么理想,而且可选的路还在不断减少。

只能说,面对这样的“十字路口”,美国民众真的太难了。